GDP 成长创 27 年来新低,美国学者预测:未来可能更低

作者: 时间:2020-08-14G墅生活671人已围观

GDP 成长创 27 年来新低,美国学者预测:未来可能更低

中国官方的最新资料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 6.2%,创 1990 年代初以来的最低值。川普总统在中国资料出台后立即表示,美国关税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发挥了重大作用」,但是,有经济学家说,美国关税之外,中国国内需求下降以及私企被挤压也影响了中国经济的增长。他们说,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会让川普总统在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时觉得自己更有力量。

中国官媒面对最新经济数据:「令人感觉沉重」

中国国家统计局星期一(7 月 15 日)公布,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同比增长 6.2%。这是自 1992 年开始记录以来最低的一次。中国第一季度的报告是经济增速 6.4%,而 2018 年全年为 6.6%。不过,这个数字还是落在北京 6% 到 6.5% 的预估值内。连中国半官方的环球时报在星期一的评论中也承认,「这个的资料给人的第一感受是有些沉重」。

中国经济成长率下降,真是川普开关税战造成?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正值美中关係出现波折,美中贸易战正酣之时。美国总统川普在看到中国的经济资料后,7 月 15 日华盛顿时间一大早发推文说,美国对华关税对此发挥了重大作用。

川普在推文中称,「中国第二季度的(经济)增速是 27 年以来最低的。美国关税对那些希望离开中国、前往不徵收关税国家的公司产生了重大影响。成千上万的企业正在离开(中国)。」

他还说,「这就是中国为何希望与美国达成协议的原因,并希望(自己)当初没有违反最初的协议。」「与此同时,我们从中国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关税,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这些关税是由中国货币贬值和进口来支付的,而不是由美国纳税人来支付的!」

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星期一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提问时也说:「关税对经济的影响,对中国来说十分艰困。你读读华尔街日报今天关于公司撤离中国的报导。有些公司去到亚洲其他国家,有些则回到美国。所以我想那伤害了中国经济。」

贸易问题专家、公共政策博客 RealityChek 的创办人艾伦·托纳尔森先生(Alan Tonelson)在接受美国之音採访时说:「这当然是重要的原因之一。但是,谈到中国这幺大的经济体时,你总是会考虑到其他许多的原因。中国金融体系就一直有问题,它限制了信贷了流动,这当然也是原因之一。但是,如果你考虑到自去年夏天川普总统的关税政策实施,造成中国对美国出口的显着下跌,证据也是蛮强的,这显示这些贸易限制严重影响了中国经济的增长。」

托纳尔森说,贸易战不仅造成了中国对美国出口的显着下滑, 也造成了西方和美国对中国直接投资的减少。长期的贸易战促使许多跨国公司寻找将供应链转移到其他地方的方法,特别是东南亚地区。

另一派学者认为:贸易战不是中国经济放缓唯一原因

美国智库企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资深贸易和中国经济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在给美国之音记者的电邮中说:我不相信中国官方的增长资料,无论是好是坏。中国经济最近七、八年一直在放缓。所以,经济减速跟贸易纠纷没有什幺大的关联。

不过, 托纳尔森认为,中国国内需求疲软也是原因之一 。

他进一步解释说,随着十年前中国经济从出口导向向内需主导转型,中国经济对世界依赖在进一步减少,中国经济资料显着下滑显示,中国内需并不能足够取代出口带来的经济增长。也就是说,驱动内需的引擎出现了问题。

托纳尔森还强调说, 中国官方的资料可能并不值得信赖,真实的情况可能要糟糕得多。

虽然中国官方统计资料显示,价格上涨一直很平缓,非食品通胀温和,但中国很多人却抱怨说,实际生活费用在迅速上升,特别是食品,还有租金和其他日常开支。

一直支撑中国经济的房地产销售,在今年第二季度也失去了增长的势头。今年,头六个月的房地产开放投资增速放缓到 10.9%  相比之下,今年头  5 个月的房地产投资增速为 11.2%。

美学者点出,中国国内导致经济放缓的因素更大

华盛顿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知名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说, 中国国内需求的下降以及私企被挤压对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更大。

他说, 中国国内需求 2018 年的增长率是 7% ,而今年上半年只是 5.5% 。他预计,今年整年的增长可能会在 5% 以下。

他近日在该研究所一个有关中国与世界经济的研讨会上说:「我并不是在暗示贸易摩擦对经济的影响为零,但是,我认为内需的下降以及私营企业的疲软问题更大。当然,如果川普总统将关税扩张到另外的 3000 亿美元的货物,可能会进一步打击中国 2020 的经济增速。但是,到目前为止,你提到的那些预测,只是涉及到 0.2 个百分点,而我们看到是,与去年的平均数相比,内需下跌在今年第一季度造成的是 2 到 4 个百分点的不同。」

他解释说,增长放缓的最大原因是中国私营企业被挤压。民营企业被挤压的最大标誌是失去了从大型国有银行的贷款管道,现在连民企的其他融资管道影子银行也遭到打压,民营企业被进一步削弱,并被国企收购。

拉迪说,虽然中国政府高层在去年晚些时候意识到了危险,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承诺民营企业会得到更多的贷款,中国央行推出了旨在促进中小企业贷款的举措。虽然监管机构一再敦促大银行向小型企业和私营部门提供更多贷款,李克强总理 7 月 2 日再次强调了这一点。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劝告的效果有限。拉迪说,2019 年第一季度的银行贷款资料显示,这一措施并没有被完全执行。

拉迪警告说,除非中国改变金融政策,也就是国企享有银行贷款的优势,否则私企还是会继续遇到贷款的困难。根据中国官方的报导,截止 2017 年,中小微企业就业人数已经占中国就业岗位的 80%。拉迪说,截至 2017 年,因为偏向大企业的经济政策,大约 10% 的私企宣布破产或是被大企业吞併,中国从而失去了促进经济增长的重要来源。

也有不少的报导提到,中国经济处于全面减速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全球经济正在放缓,出口也在放缓。

中共现在想避免的,就是大规模失业的中国人走上街头

很多观察人士说,面对这样的经济资料,中国政府可能会出台经济刺激计画, 托纳尔森说, 如果中国出台经济刺激计画,他一点也不吃惊,因为中国共产党政府要避免出现威胁社会稳定的大规模失业。

他说:「我认为这是非常可能的事。因为这看上去是中国经济可以保持其领导人认为能够接受的增长率的唯一途径。 我们必须要记住,中国领导层非常关係经济增长速度,因为这将决定由多少人可以继续就业。对中国领导层来说,最大的噩梦就是失业率飙升,愤怒的工人们走上街头要求採取相应措施。这对他们来说,是共产党所说的『混乱』,这是他们急切要避免的。」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已经没有推出太多刺激经济增长的空间,因为新一轮的刺激措施,无疑会让政府债台高筑,并进一步增加银行的坏账。为了支持经济增长,中国领导人已经提高政府支出和银行贷款。

关税能让美中经济分离吗?

川普总统认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会促使中国儘快与美国达成协议。

乔治城大学国际商业外交教授马克·布希(Marc Busch)在接受美国之音採访时说,中国经济增长减缓一定会让川普总统,觉得他可以在一个更强的位置上与中国谈判。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史剑道说,媒体总是倾向看到哪个国家在压力下先屈服,但是,目前,两国经济都没有太大的压力。

贸易问题专家托纳尔森认为,其实,川普总统一直相信美国经济发展比中国经济发展更好,美国所处的位置更有利,这也是他与中国打贸易战的信心所在。不过,托纳尔森说,能否达成协议其实不重要,虽然到目前为止,关税帮助美国达到了最多的结果。

他说:「我不认为关税可以让美国达成美国所希望签署的协议。即便是中国同意了美国提出的全部要求,你又如何有效核准协议的执行呢?」

托纳尔森说,关税已经帮助实现了美中经济的部分分离,这是更重要的。

他说:「美中经济的分离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实现了。 双向的贸易在美国经济中的份额已经出现相当下降。 双边直接投资,甚至比贸易的下跌的幅度还大。你再看看美中双方的交流:科学交流、学生交换以及旅游的流量,特别是从中国方面出现了减少。另外,美国政府方面还在谈论限制中国学生签证的问题。 这个进程在顺利发展。」

他说,他希望关税能够进一步促使美中经济分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