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吃药、迷路?失智患者亲身分享17个生活对策

作者: 时间:2020-07-09V伴生活806人已围观

生活上的不便及其对策
刚得到失智症时,我曾经因为逐渐增加的困扰和不便而不知如何是好,因为混乱而陷入了惊惶失措的状态,甚至因为老是在意那些自己无法做到的事而感到十分失落。
只不过「与其烦恼自己不能做的事,还不如去发现自己还能够做到的事,这样的生活才会比较快乐」。我重新调整想法后,心里觉得非常轻鬆,并开始以我自己的方式,在生活事项上逐一下功夫。
像是弄丢重要的东西、搞不清楚时间和地点等等,因为这些事所造成的混乱和恐慌,已经可以说是家常便饭,这时要如何处理呢?
现在的我,正试着把造成不便的地方,还有自己所下的各种应对功夫一一写出来。以下就依序介绍。
对于「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所下的功夫
记忆发生障碍最大的不便,应该就是「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这件事特别困扰我。即使我努力想回想起自己到底做了些什幺,但就是怎幺都想不起来。
因为我对此感到不安,于是开始在笔记和记事本上留下纪录,或是写在纸上作为便条使用。只不过,这些东西经常会遗失,即使我想找也找不到,这样的状况曾经让我不知该怎幺办才好。
当时我想到的是用电脑来写日记──就算一时之间忘了,每天的纪录都还是留在电脑里,这一点让我感到很安心。
对于「每天都要写日记」这件事,我也尽量不拘泥,即使忘记了也无所谓。这只是一种能够让我安心的资料,在我做得到的範围内,我尽量每天写,就算只留下少少的纪录也没关係。反正只要留下点什幺纪录,不管是对我和他人见面,或者是就诊时,都非常有帮助。
录音笔之类的电子录音器材对留下纪录也很方便,因此,我也很爱使用。
因为我原本就是系统工程师的缘故,电脑一直是我长期使用的工具,即使得到了失智症,我也依旧能够使用。我相信接下来,和我一样仍然可以使用电脑的人,应该会越来越多才是。
此外,在我周围也有不少之前不曾使用过电脑,或者是年纪较大的人,即使得到了失智症,还是能够学习电脑相关的使用方式。
以我自己为例,包括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操作方式,都是我在得到失智症后才学会的。
只不过,我自己没有办法进行最初的设定,都是由弟弟替我做好的。借用他人的力量来完成设定这类的事,其实也可以算是一种祕诀。先依赖他人,再依赖机械,这样不就好了!
对失智症患者来说,电脑或是平板之类的东西,只要简单的功能就可以了。趁着还能够操作时,尽早加以学习,自然可以提供相当的帮助。这种对新事物的挑战,对于脑部的活动,相信也是很有助益的。
重点在于,无论多少次,只要遇到问题时,就要麻烦他人指导,然后一定要每天好好地使用才行。


对于「寻找东西」所下的功夫
因为没有办法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得很好,我经常得花很多时间在找东西上。
我也曾经在寻找东西的过程中,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到底在找什幺东西。
常有人说失智症患者有「东西被偷走的妄想症」,这是因为自己明明确信「东西就是放在这里,绝对不会错!」,而没有意识到,其实是自己把东西放到了其他地方。
我时常会发生要命的遗忘,因此,当我从外面回到家时,就会把家里的钥匙、钱包,还有手机等「外出组合」放在固定的位置。重点是不要把东西到处乱放,而是要把相关的东西一起放置在容易看到的地方。
电视和冷气机的遥控器,我也都放在固定的位置。夏天时,要是找不到冷气的遥控器,可是件非常令人头痛的事。因此,一定要在心里时时提醒自己,东西要物归原位。
每天都要使用的iPad,因为我预先做好了定时有闹铃鸣叫的设定, 只要依循这个声音,就可以确认它放在何处。
此外,把帐单弄丢也是令人困扰的一件事。我曾经遇过不知道把帐单忘到哪里去,结果电话就此被停话的惨事。
只要把帐单好好地收在相同的地方,要支付时就可以马上找到。
不需要的东西就要下定决心捨弃,新的东西也尽量不要乱买。要是东西太多,在寻找必要的东西时,就要花费相当多的时间,也经常会没有办法立刻就找出来。
还有,如果找不到要找的东西,也不要因此感到慌张,能够就此放下的「割捨」也是十分重要的。在那之后,东西其实常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对于外出时所下的功夫
首先,外出时一定要记得带的东西就是钱包、家里的钥匙和手机。
如果找不到的话,我会感到非常困扰,所以我都会把这些东西放在家里固定的位置。但还是会有找不到的时候,最后只好很辛苦地寻找。
为了预防可能有找不到钱包的时候,我也会把备用的钱放在其他地方。此外,钱包里也一定要记得放钱才行。
至于手机,则可以试着用家里的电话打打看,让它自己响起,但像是钥匙,就可能会有一直找不到的状况。我的做法是用吊饰把钥匙繫在手机上,同时也会另外準备好备用的钥匙。
锁上家门后,我还会确认两、三次,看看是否真的有把门锁好,毕竟我出门时,还是有把锁门这件事放在心上的。
以我目前的状况,去常去的地方是不会迷路的。
但是前一阵子,在二十年来经常光顾的、位于车站前的超市里,本来下了手扶梯后,应该是要走到右边的出口的,我却不小心往左边走, 最后弄得自己头昏脑胀,不知如何是好。
此外,不得不加以注意的还有,我曾经有忘了自己要去哪里的情况发生──
像是中午时,本来是为了要吃烤鱼定食出门的,可是到了车站前, 我却忘了自己原本想吃什幺。算了,反正这只不过是更改午餐的内容而已,也不是什幺大不了的事。
如果是第一次到访的地方,迷路可就是家常便饭了。因为我的方向感变得很差,可能会在同样的地方一直绕来绕去,有时甚至会走到完全相反的方向去。
如果只是单一的直线道路,那幺只要在心里计算,要在第一个或是第二个路口转弯就好,但要是遇到路线非常複杂的状况,就办不到了。
像是必须走个十分钟、十五分钟这样子的新地方,光靠我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走到的。
要循着来时路走回去这件事,对我来说也十分头痛,因为这必须要有能把沿路的景色和路标等一一记下来的记忆力才行。
此外,像是地下街,还有晚上的夜路也经常造成我的困扰。因为在地下或者是夜晚,能够作为依据的目标或是资讯都会变少,只要弄错一条路,就没有办法回到原来的地方,而让人陷入惊慌失措的状况。
因为记忆障碍的关係,能够记得像是「在第二个红绿灯右转」或是「在瑞穗银行的那个十字路口左转」这样的事,就已经是极限了。
或许你会想,在事前準备好备忘录不就得了?但这样的準备也是相当麻烦的,我时常都没有办法做好。
也因此,当要去没有去过的地方时,在以前,地图和指南针可说是我的必需品。
举例来说,像是要前往从东京车站走路五分钟左右的店家,在走出车站的剪票口后,我就必须使用指南针,配合着地图的方向找到北方, 然后才可以开始移动。只不过,若是路线很複杂或是地图不够详尽时, 这样的做法就没有用处了。
虽然曾经有人教我使用手机的导航功能, 但此时不能够完全依靠它,因为最后一定会碰到「已经抵达目的地附近,导航结束」的状况……即使导航这样告诉我,从这时候开始,对我来说才是头痛的地方啊!。
即便如此,这还是一种可以掌握自己当下位置的方法。对目前的我来说,因为这件事又变得更加困难,当我要去没有去过的地方时,就只能找个可以跟我一起同行的人,然后麻烦他为我带路。
关于外出这件事,还有其他困扰我的地方,那就是不管怎样,都会让我非常疲倦。
一般来说,即使脑子里在想事情,只要看到红灯,自然就会在马路前面停下来,对吧?如此简单的事,在得到失智症后却变得相当困难, 要是不集中注意力的话,即使看到了红灯,还是可能会直接闯过马路。
对失智症患者而言,光是走在街上,一方面要避开人潮,一方面要注意红绿灯,同时还要寻找目的地所在的建筑物……要在同一时间里做到这幺多事,是非常困难且容易让人感到疲倦的。
上楼梯和下楼梯也是很叫人头痛的一件事,因为我搞不清楚,一步要踏出多大的距离。同样地,在手扶梯前,我也不知道该在甚幺时间点将脚踏出去。如果不集中精神加以注意的话,可能就会一脚踩空,特别是在下楼时,更是让人紧张无比。
以电车作为交通工具时,对于是否搭到正确的电车这件事,也是相当令人不安的。若是没有听到广播,很可能会错过必须下车的车站。此外,搞不清楚换车时的月台也让人伤透脑筋。
搭乘电车时,我会在前一天用网路上的「寻找车站」程式,事先查好列车到达的时间和需要换车的车站等资讯。只要知道列车到达的时间,就可以不用在意途中经过的那些车站了。
我也会在要下车的时间之前,设定好手机的闹铃。如果是三十分钟可以到达的地方,我就会在二十五分钟时让闹铃响起。在移动时,要让自己专心一致,不去想其他事,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异常重要的事。
即使是这样,要是发生电车误点的状况,那幺,不管事前多幺努力,全都会化为泡影……


或许有些人会因为外出时的不便增加,就尽量避免外出,但若是放弃了外出这件事,世界就会逐渐变得狭窄,每天的生活将会变得没有乐趣和活力。
我尽量不放弃外出。
当我要去没有去过的地方时,我就会到处询问:「有没有人可以一起去呢?」,寻找可以一起同行的人。
当有想去走走的公园、想看的演唱会、想去的集会,或者是特卖展等等时,我都会用电话和电子邮件询问周遭的朋友,看看是不是有想要去,或者是有计画要去的人。
在到目前为止的经验里,大多可以找到一起同行的人。若是这个人临时不方便同行,我就请对方介绍可以跟我一起去的友人,如此一来, 也能够逐渐增加一些同行的朋友。
找到可以同行的人之后,我就会和对方约在我可以自己一个人前往的车站剪票口之类的地点,接下来就可以安心地跟着对方一起走了。
当然,我也遇过对方和我一样是第一次前往,甚至是有事先查过资料的我比对方更清楚路线,最后由我负责带路的状况,像这样的时候, 就真的只能两人相视大笑了。
二○一二年,我曾经一个人搭乘新干线,然后再转乘快速电车到函馆进行了一趟大冒险。当时虽然连要注射胰岛素的针都忘记带,不过多亏了出发前的详尽计画,最后还是平安无事地和当地的朋友见到了面。
我也经常把包包或是外套遗忘在外出的地方──把东西放下来时, 一定要放在目光可及的地方,特别是放在出口旁边为佳。
还有就是在要离开店家时,一定要再次确认有没有忘记什幺东西, 这已经成了我的习惯之一。

生活的场景

不便的状况

针对这些不便所下的功夫

使用瓦斯

会忘记正在使用瓦斯炉

绝对不能离开炉火前

金钱的管理

忘记曾经领过钱

一旦领了钱,就要立刻记帐/将所领金钱的使用目的记录在帐簿中/将生活费分为上半月和下半月,如果上半月钱花得太兇,下半月就要节省一些

经常把帐单搞丢

把所有的帐单收在同一个地方/要嘛在收到帐单时就立刻付款,要嘛就是一开始就使用信用卡来支付

外出

无法自己一个人前往新的地方

寻找可以一起同行的人/在要搭乘电车的情况下,事先查询电车所行经的路线和到达的时间

不知道厕所

在哪里

不要觉得害羞,开口向人询问/

请陪伴者协助处理这样的状况

购物

即使是去过很多遍的超市,还是无法记住商品摆放的位置

放弃「短时间、有效率的购物」

这样的想法

重複买到家里已经有存货的东西

準备一张「不可以购买的清单」

钱包里总是堆积着零钱

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使用信用卡付款


生活上的不便及其对策

生活的场景

不便的状况

针对这些不便所下的功夫

一天的生活

搞不清楚今天是几号和星期几

购买有日期和星期显示的钟錶/

在电脑上设定显示日期和时间

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

用电脑来写日记

忘记预定计画或与他人的约定

用电脑管理行事曆,早上一起床就马上确认/与他人的约定一天只安排一次/约定的时间要先在手机上设定好闹铃

很容易弄丢东西

东西要放在固定的位置

无法同时做一件以上的事

不要同时做两件事/告诉周围的人

「请不要突然插进来」

电话

没有办法顺利地按数字拨号

先在手机通讯录中登录号码

忘记电话中所讲的内容

準备一张「不可以购买的清单」

不记得把手机放在哪里

重要的事和约定要用电子邮件来联络

服药

不晓得到底吃药了没有

用「吃药日曆」预先準备好一个礼拜份的药品/不记得是否吃过药的话,就直接用眼睛确认,相应日期的那一格是否还放有药品/在决定服药的时间后,立刻先设定好手机的闹铃



忘记吃药、迷路?失智患者亲身分享17个生活对策

相关文章